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葱姜园子

烛灯孤暗云招月 池水波光雨弄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葱与姜,天地造物。命之贱,于乡村田地之边。无富贵之像,却劳役人间。物之微,平之凡。香中带辣,辣中寻味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原创)启人智慧 迪人解悟----赏读峨眉山万年寺山门楹联  

2015-11-13 11:20:23|  分类: 散文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(原创)启人智慧  迪人解悟----赏读峨眉山万年寺山门楹联 - 葱姜园子 - 葱姜园子

 

启人智慧  迪人解悟

----赏读峨眉山万年寺山门楹联

葱姜园子/

 

是谁将眼孔放开看得穿大千世界;

到此要脚跟站定方许入不二法门。

这一对联悬挂于峨眉山万年寺山门之上,由原乌尤寺方丈遍能法师手书。

    峨眉山上寺庙众多,匾额对联也很多,如:见了便做做了便放下了了有何不了;慧生于觉觉生于自在生生还是无生。又如:一粒米中藏世界;半边锅内煮乾坤。楹联太多、太多。我之所以对这一副对联独有情钟,那是因为有一段难忘的因缘。

事情将追溯到三十年前,我游览乐山乌尤寺,到止息亭看见太虚法师1930年途经乌尤寺时撰书的对联:“云影波光天上下;松涛竹韵水中央”。边品赏,边抄录。此时,一老僧手持竹杖,踏石阶迎面而来。慈祥并微笑地说:现在年青人对楹联感兴趣的越来越少,难得你还有如此雅兴,与佛有缘之人......并且,一路上给我讲述乌尤寺的各类楹联。最终到大雄宝殿前,老僧指着一副对联说:这副对联是我比较喜欢的,你可以好好赏读一下,也许你现在不懂其意,将来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。话音一落,便进大雄宝殿去了。待我静下心来,仔细一看楹联是谁将眼孔放开看得穿大千世界;到此要脚跟站定方许入不二法门。说实话,当时一头雾水,完全不明白其内涵。到后来我才知道,那位慈祥的老僧正是乌尤寺方丈遍能法师。也许是老僧之缘,也许是求知之心,也许是冥冥之中的安排,该对联从此在我心中栽下了根。

    其实,这一楹联为佛界的通用,在许多古寺均可目睹。除万年寺山门和乌尤寺大雄宝殿外,在四川遂宁广德寺圆觉桥和湖南慈利香炉寺等地,均有此。为什么人们都喜欢此联,我猜想最关键的一点:恐怕带有禅宗的机锋转语。所谓机锋是以含蓄的语言,试验对方是否理解。面对机锋,如何作出回应,以适合设问一方所置的情境,使无以相持的局面消除,达到启人智慧、迪人解悟,或达到让对方完全知道法浅深的目的。而转语乃是转换语境之语,或者说“转语”所“转”在机锋语境。其中,一个最实出、最根本的特征是转换机锋的语言情境,切断逻辑思维,使人产生直觉观照,达到禅定解脱、顿悟佛法的目的。总之,机锋转语是禅宗修行和接引学人的一种特殊方法。禅宗通过这种方法来验证禅师们各自修行证悟的境界,或者用来接引学法的后人。

是谁将眼孔放开看得穿大千世界?

轻轻地一发问:是谁?将眼孔放开?由此,看穿了大千世界?其语言之朴素而又平淡,平淡的像一句生活口语,仿佛没有什么惊人之处。然而,正是这一句平淡的问话,却在我心里回荡了整整三十年之久。一个发问,自然隐藏着一个玄机;一个玄机,必然开启一种情境。无不让我去想,去思考,激发其内心的探索——是谁?究竟是谁呢?这就是机锋”的绝妙之处。初次接触机锋转语的人来说,自然是一种让人云山雾罩,有种摸不着头脑的感觉。难怪当初遍能法师会说也许你现在不懂其意......”。

因缘和合,唤醒自心。也许是喧嚣之后的宁静,也许是繁华之后的空寂,也许是躁动之后的一剂良方——唤醒着本性的归位,照耀着原始的慧根。三十年之后,重新阅读:是谁?将眼孔放开?看得穿大千世界?重新思考:是佛祖?还是高僧?是你?还是我?似乎都是,似乎又都不是。上联虽提出了事相,然而我们不能执着于事相,让心眼蒙蔽了。凡对佛理有一点认识的人都知道,佛家禅语是不能讲的,一说即不中,禅的境界是言语道断,心行处灭,是与思维言说的层次不同的。“它打破了常俗的知解框架,从大时空(宇宙)的角度进行思维”,“有时,它又将那些复杂而纠缠的人生疑问与痛苦一语道破,显得那么酲豁,极通俗而快捷”。如:“一微尘纳三千大千世界,一刹那里收尽三世一切时劫”。这些语言绝非是简单的字面之义,而应该是在描述一种境界。上联的问话,显然非现实世间所有,这是从佛性根本之义上所作的一种比喻,其境界早已超越人类知见情识,是一种天地大宇宙的形象说法,示现佛家“事事无碍”的终极境界。言外之意则在引导我们要超脱事相之见,进入大自然语境之下,与天地宇宙,一切众生圆融共处,本来面目,即物化之后的宇宙大背景中加以体察,——此时的“、与僧,乃至众生打成一片,没有分别,亦此亦彼,非此非彼。只要了知法本义,本根清净哪个所谓的是谁?或许是佛祖、或许是高僧、或许是你、或许是我......是我吗?我可以吗?我了知本根清净吗?我又悟到什么了吗?还是一点没思路?不识庐山真面目,只缘身在此山中。也许在佛家来,我业障很重,深陷其中,所以难以拨云见日了。

换句话说,当人心和梵音相共鸣时,觉醒本性;当行为与佛法相融时,寄妙趣于法外,得真意于心中。即家常说的见性明心,定解脱。只有在这种境界上,才会真正知道是谁?将眼孔放开?看得穿大千世界?——执着知见而言有事相,彻底究境而言似有非有,亦有亦无,非有非无。

    到此要脚跟站定方许入不二法门!

    这既是转语,也是答案。

    下联在相同语境中,作境界浅深转换。其问答存在逻辑上的内在联系,具有一定的可思辨性。只是转机迅速为我们思维所不易触及,显得灵巧多变,难于把握。也许这正是作者的用心所在,目的是以此锻炼智慧,强化直觉思维,促使人放弃分辨执着心,达到解悟。

联以超越人类知见情识而对佛法的一种问,具有形而上的思辨性。下联到此要脚跟站定”,“方许入不二法门相对答,把人的思路一下拉到眼前的客观事相表面,也就是从转到”,即以佛法为所依,谓之”,与佛法所缘谓之”。意在强调根境、器识之间互有浅深、上下之别,但在佛法本原处,是相即不二的。当见性明心,定解脱,自然能脚跟站定”。

到此,要脚跟站定,方许入不二法门!”也,包含着宇宙时空概念,既可以理解为空间之:这个道场、这座寺庙,或那个道场、那座寺庙;也那可以理解为时间之,此生此世,来生来世。绝不是一个固定不变的概念。佛法无边,只看我们是否是有缘之人。有缘之人终将到达彼岸。脚跟站定,通俗易懂,脚跟”自然是指对佛法的坚定信心脚跟不稳,立地不牢则进退无从,作世间事务尚不能如此,何况是成佛作祖的大事呢。这就要求内心要有坚守的对世事,对佛的安然之态。这份安然,根植于对佛法的爱,对美好的期盼,以及在期盼中的坚韧和等待。

“入不二法门”是要超越一切相对,进入绝对的领域,即达到了不生不灭的涅成佛的境界。虽然,在下联里写“不二法门”已经带上“有与无”的相对性,仅仅有比喻上的意义,是一种为了有助于人们理解而暂时采取的“方便法门”。至于如何到达觉悟成佛的境地,就必须如同《心地观经》所说的“开示空有不二门,自利利他无间断”。亦即不断发扬无限的善巧的利他精神。

作为上乘之联,自然人们会设想其撰联者,是何等上人?又是何等贤士?据我所知,应该是清末民初的著名学人田金楠

    田金楠,字春庵,湖南省慈利甘堰东峪人,出生于清咸丰六年(公元1856年)土家族家庭,因居东溪(东峪水名),故曰东溪草堂,自号东溪,人多称东溪先生。11岁应县试,名列前茅,露头角于乡里。20岁入邑立庠,为清光绪岁贡,遂知名。此后殚心教育,数十年如一日。除此,复任过湖南省特别会议议员、慈利教育会会长、劝学所所长,撰民国县志时任馆长。1885年在慈利县阳和乡渔浦村倡议创建“渔浦书院”并主讲,后应湖南巡抚陈宝箴邀请至长沙主持南学会。晚年生计日困,落寞萧条。卒于民国十四年(公元1925年),享年69岁。著有《恤隐堂志》五卷、《半有堂诗集》二卷、《半有堂文集》四卷、《半有堂联语》四卷、《半有堂尺牍》一卷、《哀感集》一卷、《消寒唱酬集》一卷、《东溪草堂题画集》三卷、《俟园日记》六卷、《晚晴庐联甄》八卷、《半有堂集》十卷(1923年铅印本)等。

联收录于《半有堂联语》,为湖南慈利香炉寺所题。

  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12)| 评论(32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